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调查研究 >> 正文
关于我市刑事执行检察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
来源: 作者: 点击量 次

 根据年度工作安排,3月15日至21日,宋建新副主任带领部分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市人大代表对我市2014年以来刑事执行检察工作进行专题调研,通过调研培训、听取汇报、座谈了解、实地察看、明察暗访等方式,听取了市、县(区)两级检察机关专题汇报,与市、县(区)两级法院、检察院、司法局、卫计委(局)、民政局、财政局等机关部门负责人,以及莆田监狱,部分乡镇派出所、司法所负责人及律师代表座谈,到莆田监狱、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及3个派驻检察室实地调研,对各方面反映较为突出的问题进行了明查暗访、调查核实,较为全面地了解了我市刑事执行检察工作情况。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这次专题调研重点了解刑罚交付执行和变更执行监督、财产刑执行监督情况,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情况,社区矫正监督工作情况,强制医疗执行监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监督工作情况,刑事被执行人合法权益保障工作情况等。总体上看,我市两级检察机关面对刑事执行检察相关法律不够完善、刑事执行检察机构不够健全、队伍力量配备不足、工作承载量大等困难问题,认真履行法定职责,推动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全面深入开展。

(一)开展刑罚交付执行专项清理。刑罚交付执行涉及法院、监狱、看守所等多个执行机关单位,由于工作衔接不够顺畅等原因导致一些生效的刑事判决、裁定无法得到正确、及时执行,影响了司法权威、司法公正及社会安全稳定。为此,按照上级的统一部署要求,2014年以来,我市先后两次开展交付执行专项清理。其中,2014年开展审前未羁押判实刑未交付执行案件专项清理活动,共清查未交付执行罪犯33人(其中1人已死亡),督促收监执行23人,法院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5人,公安机关上网追逃4人。2016年,开展集中清理判处实刑罪犯未执行刑罚专项活动,比对2006年以来全市30795名已判决刑罚的罪犯名单、24550名留所服刑和投送监狱罪犯名单,共排查出未执行刑罚罪犯25人,督促收监执行11人,法院作出暂予监外执行决定4人,公安机关上网追逃5人,仍在协调解决5人。

(二)加强刑罚变更执行检察监督。罪犯的减刑、假释和暂予监外执行是刑罚变更执行的主要内容,是容易产生执法不公的重要环节。近年来,检察机关不断健全检察机制措施,加强重点环节监督。一是创新提请减刑、假释的审查监督机制。在全省首创并推广使用承办人—检察室主任—执检局—分管领导“四级审查制度”,并坚持做到逐案审查,提高刑罚变更执行监督实效。2014年以来,共审查刑罚执行机关提请减刑、假释案件4559件,建议不予减刑、假释或提出从严意见487件。二是强化暂予监外执行重要环节检察措施。严格对照相关法律,督促执行机关做好社会调查评估,严把暂予监外执行社区矫正入口关。同时,对拟暂予监外执行罪犯的病历资料统一进行文证审查,严把暂予监外执行的医学条件关。三是开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及特赦专项检察。针对一些“有权人”“有钱人”犯罪后“以权赎身”“提钱出狱”等突出问题,2014年,开展职务犯罪、金融犯罪、涉黑犯罪等“三类罪犯”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专项检察,对全市监管场所和社区283人“三类罪犯”逐一核查,共督促法院收监执行13人。2015年,按照中央和高检院统一部署,审查执行机关报请特赦案件111件,其中同意特赦105件,法院裁定特赦101件,收到较好的政治效果和法律效果。

(三)重视社区矫正执行检察监督。截止3月14日,我市社区服刑人员1704人(不含剥夺政治权利罪犯264人),分散在全市各乡镇街道村居社区。社区矫正监管工作点多面广,两级检察机关健全机制措施,注意盯住目前社区矫正薄弱环节和社区矫正重点人员开展监督。一方面,市、县(区)检察机关注意加强协调联动,坚持上级巡视检查与下级日常检查相衔接,定期检查与不定期检查相结合,努力做到检察监督常态化。另一方面,突出重点环节和重点对象的监督,加强对审前评估、手机定位、身份核对、档案管理等重点工作,监外执行罪犯交付执行、监管、变更和终止执行等重点环节,脱漏管、罪犯又犯罪和未成年人等社区矫正重点对象的检察监督,通过定期不定期走访、随机抽查、跟踪监督等方式方法,督促社区矫正机构落实各项监管措施,防止和纠正社区服刑罪犯脱管漏管和又犯罪。2014年以来,共办理社矫人员又犯罪案件24件24人,帮助解决未成年社矫人员就业、入学27人,成功帮教26人。2015年以来,共核查出脱漏管罪犯39人,督促重新入矫15人、收监执行24人。同时,通过查处社区矫正领域职务犯罪,促进堵塞监管漏洞,防止权力滥用。2014年以来,通过日常监管活动、刑罚变更执行检察、与被监管人员约谈等方式,共摸排刑事执行和监管活动职务犯罪案件线索11条,查办职务犯罪3件3人。

(四)探索开展新增刑事执行检察工作。新修改的刑事诉讼法的实施,赋予刑事执行检察部门对财产刑执行监督、羁押必要性审查监督、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监督、强制医疗执行监督等新职能。两级检察机关面对新增业务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实践中新增业务开展难、队伍能力素质无法适应等困难问题,探索检察监督新途径、新方法。一是探索加强对财产刑执行的监督。以故意伤害、交通肇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等案件为重点,对公安机关涉案财物未及时上缴国库、法院错误执行和罪犯有财产未强制执行等开展检察, 2014年以来,针对公安机关扣押财物未及时上缴国库,罪犯有财产而法院未强制执行问题,发出纠正文书16份,其中公安4份、法院12份。二是探索加强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两级检察机关坚持依职权审查和依申请审查并重,逐步加大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力度。2014年以来,两级检察机关共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460人,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436人,办案机关采纳424人,采纳率97.25%。其中,2016年办理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319人,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314人,办案机关采纳309人,采纳率98.41%,办案数较上一年比增7.54倍,办案数占全市执行逮捕数3024人的10.22%。

(五)保障刑事被执行人合法权益。一是畅通诉求渠道。驻监狱检察室与莆田监狱在全省第一家创设“监狱长接待日”制度,面对面受理罪犯诉求。2014年以来,现场为1188名罪犯解决“检监诉求”问题1233个。同时,强化派驻检察官谈话和约见制度,三年来,共约谈在押人员2100人次,受理处理在押人员及其近亲属控告、申诉、举报信件255份。二是加强日常检察。深入监管场所生产、生活、教育“三大现场”了解情况,及时纠防违法,查纠安全隐患和堵塞制度漏洞。2014年以来,共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32份,《检察建议书》19份,提出口头建议、口头纠正350余次。三是注重罪犯诉求的研判和处理。加强对监管活动的动态监督,防止和及时纠正侵犯罪犯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关注监区内不服管、长期控诉的罪犯,深入了解真实情况,发挥刑罚执行监督职能,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近年来,我市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但仍存在许多困难问题和薄弱环节,一些问题和不足还比较突出。

(一)检察队伍建设与新任务新要求存在不适应。随着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不断加强和规范,以及新增业务的陆续开展,刑事执行检察工作量大、任务重与队伍建设相对滞后的矛盾更加突出,现有的队伍力量和保障工作适应不了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实际需要,导致有些检察工作只能停留于随机抽查、不定期检察、查阅档案资料、应付上级部署要求等。一是县区检察机关刑事执行检察机构人员配备不足,且有2个区检察院尚未设立刑事执行检察部门,配备的专职人员挂靠在公诉、侦监等部门,较大影响和制约了刑事执行检察工作有序有效开展;二是派驻监狱检察室人员配备不足、工作任务重,检察人员经常加班办理案件,工作疲于应付,严重影响工作实效;三是派驻监管场所检察室均未经编制主管部门正式批准设立,存在没有“户口”问题,此外,派驻检察机构配备机动车辆、派驻检察人员享受补助等保障规定未能落实,都对检察监督工作带来一定影响。

(二)新增刑事执行检察业务的开展总体不够理想。由于新增的刑事执行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检察工作缺乏相关操作规范,检察机关与刑事执行机关之间、刑事执行机关部门单位之间存在协调配合不够顺畅,以及一些检察机关存在畏难思想、主观不愿作为等因素存在,导致新增的刑事执行监督工作不够有力、不够到位。一是财产刑执行监督大多仅停留在数据录入阶段,大部分涉财案件尚未进行实质性检察监督;二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执行监督的规定较为原则,监督工作目前尚处于探索阶段,工作开展不多, 2014年以来全市共开展此类监督仅12件12人;三是强制医疗执行监督也尚处于探索阶段,由于全市缺少强制医疗执行专门机构,而地方公立和民营精神病医院不具备收治条件和精神病鉴定资质,强制医疗对象“收治难”、“出院难”问题突出,虽然市检察院协调法院、公安等机关部门于2016年12月在市慈康医院设立强制医疗区、成立驻区检察室,但相关工作尚未实际开展。

(三)检察机关与刑事执行机关协调配合不够顺畅。一是信息无法真正共享,监督渠道受限。目前,刑事执行检察机构与执行机关未能实现信息数据交换,导致信息沟通和工作衔接不畅,影响检察监督的针对性、及时性和实效性。如,检察机关与社区矫正机构之间存在社区矫正人员的定位信息未能联网,与法院执行机构也尚未建立信息共享平台,派驻检察室虽然与监狱、看守所建立了监管信息共享平台,但部分权限受限及一些数据时效滞后,检察发现问题的渠道受到较大限制。二是协调沟通不够顺畅,配合受限制。有的检察机关与法院、公安、社区矫正机构等执行机关之间协调沟通不够,导致刑事执行检察机构与刑罚执行机关之间协作配合不顺畅,如有的检察机关与社区矫正机构之间因协调沟通不够,工作存在推诿扯皮现象。

(四)刑事执行检察不够规范不够有力问题有待解决。一是有的监督不够规范有力。由于一些刑事执行检察操作规范缺失,对刑事执行检察工作的硬约束不足,导致有的监督存在随意性,有的对刑事执行违法行为仅停留于提出纠正意见而未能跟踪督查,发出的检察建议和纠正违法通知书未能得到及时有效落实,致使有的问题反复出现。二是有的存在不敢监督和不善于监督现象。针对一些公安机关对被剥夺政治权利在社会上服刑罪犯的监管不够重视问题,监狱和看守所拒绝收监收押工作存在制度机制缺陷问题,监管场所存在隐性超期羁押现象等突出问题,检察机关监督的手段措施不足、效果不理想。三是社区矫正监督有待强化。目前我市社区矫正工作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较多,审前社会调查评估工作不规范、社区矫正人员日常监管漏洞较多、社区矫正队伍建设滞后等问题突出,与此同时,社区矫正监督的目标定位、检察方式与法律规定和实际需要存在差距,检察工作有待加待强和改进。

三、意见建议

刑事执行检察工作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与安定稳定,事关法治莆田和美丽莆田建设大局,两级检察机关必须正视存在的突出问题和不足,切实加强和改进刑事执行检察工作。

(一)切实加强刑事执行检察队伍建设。要切实解决派驻检察机构和县区检察机构薄弱问题,着力解决派驻监狱检察室力量配备与业务量之间的矛盾问题,派驻看守所检察机构建设滞后、保障工作不到位,以及县区刑事执行检察队伍建设存在的困难问题,尤其是两个区检察院未设置刑事执行检察机构及力量配备薄弱问题。要完善刑事执行检察工作制度机制,认真分析研究目前刑事执行检察不够规范、不够有力的原因,尤其是影响和制约传统业务提升和新增业务推进的带普遍性、规律性因素,积极探索符合法律法规政策精神,又切合本地区实际的制度机制。要加强刑事执行检察巡视指导,针对有些检察建议书和纠正违法通知书未能得到有效落实问题,以及刑事执行检察薄弱环节,加强检查指导,督促指导查摆和整改检察机关自身存在的不足及被监督对象存在的问题。

(二)积极构建刑事执行检察协作平台。


要积极协调法院、公安、社区矫正机构和监狱、看守所等刑事执行机关,建立健全信息共享、案情通报、案件移送制度,大力推进减刑、假释网上协调办案平台建设,畅通检察渠道,提高检察质量和效率。要建立健全刑事执行联席会议制度,加强与执行机关的协调沟通,着力解决刑事执行协作联动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以及一些刑事执行法律法规政策落实不力、不到位等突出问题。要主动向党委、人大报告刑事执行检察工作,自觉接受监督。

(三)注重增强刑事执行检察监督实效。要持续加强对刑罚变更执行的同步监督,强化对“三类罪犯”计分考核、立功考核、病情鉴定等重点环节的监督。要总结刑罚交付执行专项清理经验,持续纠正判决前未羁押判决后未交付执行问题。要进一步加强社区矫正监督,强化对审前社会调查评估、手机定位、请销假等重点环节以及严管对象日常监管的监督,督促司法行政部门健全完善社会调查评估制度,完善社区矫正对象脱管漏管的发现、纠正和责任追究机制,督促公安机关加强对被剥夺政治权利在社会上服刑罪犯的监管。要加强与法院、公安、看守所等执行机关和卫计部门的沟通协作配合,有效开展财产刑执行的监督;督促落实公安监管场所医疗卫生专业化建设的有关规定,同时强化对看守所收押体检环节的检察监督;针对刑拘或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权利告知制度机制不健全和隐性超期羁押等问题,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羁押必要性审查工作。要注意改进检察方式方法,完善类案监督机制,在加强个案监督的同时,加强对刑事执行中普遍性问题的监督。


版权所有@莆田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闽ICP备09002099号

Copyright@2009www.pt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94-2690792  Email:ptrdyjs@163.com   当前访问总人数: